菌菇窝

做人没意思。

想想还是丢lof好了 反正这里就是想发图又没地方发的时候的地方 加上又是个人兴趣的摸鱼

给自己摸了头像 小太阳是世界的宝藏!

其实我一直有一点不明白的事情,安徒生那个无辜怪物中 说他写出那样的故事是个没血没泪的人 可是我觉得有血有肉的人才会悲伤吧…作为一个人来说,看见悲伤的事,感到伤心进而用故事表现出来不是很正常么?这甚至都不是我的个人说辞,就算是心理医生也会这么说啊…

一些奇妙的摸鱼 我不想听媒体史…_(:з」∠)_

FGO我能抽中小太阳和他弟 还有剑阶saber 我觉得我接下来就可以随…怎么可能啊!!!!!!!!!!王哈桑出来我还要氪呢!!!!( ・᷄ὢ・᷅ )

摸鱼 祈求兄弟两

我没入坑 不过做得还是很好的

Emotiona墨染零:

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5507906/

居然今天能审核出来那就直接放过来拉——

都在极乐净土中毒偶尔也听点舒缓的嘛(话不是这么说的)

【刀剑乱舞|KA】序曲①

诶诶!开幕啦开幕啦!【你】

毛毛切之定:


*歌青,以及这又是一个短篇系列啊哈哈哈……(被打死)本章只是个开头而已,接下来会慢慢写,“KA”是这个系列的标记。
*歌仙兼定→图书馆管理员,笑面青江→驱魔人(?)
*由 @菌菇窝  的一个梦延伸开来的脑洞,大概……已经积了半年,到现在才有头绪写,我有罪(。)



深夜的街道里空无一人,路灯因为过于老旧而不安地发出电流通过的滋滋声响。一个上班族从夜色里走进这条街,一边伸着懒腰,一边低声抱怨着让他连续加班的上司。
最近火气总是很大,工作的时候极其容易分心,休息的话更是常常有幻听,仿佛总有人在他耳边吟唱些什么。自觉不妙的他当然请假去了一趟医院,得到的诊断结果是压力造成了他的焦虑症。老实说,到底是在压力积累起来以后才造成这种状况,还是这样的症状让自己有了压力,他都搞不清楚。
随意吧,反正医生开的药姑且还算有用,只要不耽误工作就好了吧。
一只野猫突然从横巷里窜出来,打断了他的胡思乱想。“噫!什么……呿,是猫啊。”他骂了一句,准备继续前进的时候却又听见了往常的那种吟唱声,不过这次听起来还有些哀怨的味道。
“吵死了……”
他揉着开始发疼的太阳穴,余光瞥见那只猫似乎在看着自己。于是他下意识转过头,对上了野猫那异色的双眼后,那猫“喵呜”一声便钻进身后的篱笆里去了。
幻觉中的吟唱愈发响亮起来。
焦躁的他刚好一抬头,才发现野猫躲进的是一座房屋的小花园,外围挂着的小招牌告诉他这是一家咖啡屋。橘黄色的灯光透过玻璃窗映在他的脸上,莫名的安心感占据了他的意识。
连他自己都不清楚为什么他会推开那道低矮的铁门走向咖啡屋。
每靠近店门一步,那幻听便更尖锐一些,可他却像是被引诱般不受控制。之前就有这么一家店吗?应该是最近才开的吧……不过外观看起来像是有些年头了。越进一步思考,他的头痛就越剧烈,可他最终还是站在了店门前的台阶上。
正当他要抬起手推门的时候,店门被屋里的什么人打开了,吓得他不禁后退一步,差点踩空摔下去。
“哦呀,要当心呐。”
站稳后他定睛一看,一位葱色长发的青年微笑着等在玄关,侧身摆出一个“请进”的手势。
“欢迎光临,我的客人。”
耳畔的吟唱彻底变为惊恐的尖叫,他忍不住捂起耳朵,声音也当然并不会因为这个举措而减弱;但从屋内飘来的咖啡香味却让他的头痛消失了,这似乎会是个好兆头。
进?还是离开?
“我这里可以提供您所需要的服务哦!”
青年的话语里也是带着笑意的。
这位上班族咬了咬牙,说了句“打扰了”后进了屋。就在他踏入店内的一瞬间,那吵耳的尖叫声戛然而止了。


(tbc?)

我的拖延症

我跟你们说…其实,我还有一个数珠丸 两张歌青,一张点图欠着没画完…你们等我期末过了慢慢填( ;´Д`) 我不想画设计作业!

堆一个画作业时候突发的原创角色脑洞 没人看也没人要听的东西而已
盲人画师小姐,有着再现的能力,借助能力画画,靠画画维持生计。和某个不靠谱的言灵师是损友和书友的关系。